http://www.kismaayo1.com

中国足球的历史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现代足球的鼻祖是英格兰,但是足球的故乡却是在咱们中国。众所周知,我国很早以前就有用脚踢球的活动了,只是那时侯不叫踢足球,而叫“蹴鞠”或“塌鞠”,踢法当然也就和现代足球不同了。

  蹴鞠这项活动其实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了,最早的说法见《战国策.齐策》:临富甚福而实...塌鞠(中间略去文字若干)。到了汉代,由于社会经济的繁荣,蹴鞠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几乎是万人空巷。而且蹴鞠成了宫廷的主要体育活动。高祖刘邦的老爸初入皇宫时,曾因没有球踢而一直闷闷不乐。后来邦哥特意为他老爸建造了“新丰宫”(估计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官方的足球场),于是太上皇就可以和家乡的人一起蹴鞠取乐也,真幸福!这样的环境,造就了汉武帝、汉成帝这样的帝王球星,另外,蹴鞠还成了军队训练的内容之一。

  唐代是蹴鞠的鼎盛时期。比起汉代,此时的蹴鞠又有了新的发明创造。首先是“充气球”的出现,再次是球门的发明。其时的球门分为两种,一是球场内设置两个球门,两端个一个,A打B的门,B打A的门,运动量大,竞技性比较强,类似现代足球;另一种是在球场的中央设置球门,AB双方共享,球门高,进口小,估计只有拔丝疼那样的才会进得去。另外,还有不同球门的踢法,种类很多,有一人自踢,两人对踢,还有多人花样踢法。当时,唐代的MM们玩的一般都是非对抗性的蹴鞠,她们也就成了世界上最早的女足球员了。

  到了宋代,两个球门的踢法已经不见了,主要流行一个球门或是不用球门。这种方式运动量不大,然,技术性和娱乐性都增强了。踢法是:先由A队球头踢球过门(门高估计三丈高、一尺宽),B队球员得球后,传给自己的球头,由球头射门,把球踢过门去为胜。

  到了明清,连一个球门的蹴鞠也不见了,只剩下不用球门的玩法。值得一提的是,清代由于民族风俗的关系,十分喜欢在冰上蹴鞠(最早的冰球运动)。玩时分为两队,每队数十人,球掷起后,两队争踢,以球在自己本方队员的脚下传递为乐。这个有点像我们玩球时的倒脚,只是我们是几个人传递,中间一人抢,通常都是累他个半死方罢休。

  在现代足球历史上,二十世纪里,中国队给人的感觉是屈辱的一个世纪,诸多的事实也表明,确实如此!

  但是,中国也曾辉煌过,世纪之初,现代足球由欧洲传入中国。“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这是三十年代在上海流传的一句话。在旧中国,一位体坛人物能够和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名字相提并论,确实发凡。他以顽强的拼搏,高超的球艺,赢得了“亚洲球王”称号。1976年,联邦德国一家权威性足球杂志组织的评选活动中,李惠堂与巴西的贝利,英格兰的马修斯,西班牙的斯蒂法诺,匈牙利的普斯卡士齐名,被评为“世界五大球王”。其时,中国足球在亚洲逐渐发展强大,和李惠堂一起,涌现出了第一批开天辟地式的先驱,第一次出现代表国家外战的正规球队。这是一种标志,中国足球开始起步,足球在中国成为规范化的竞赛。在1915年到1934年,中国获得了远东运动会的九连冠,并于1936年,1948年两次入围奥运会。这时,中国足球在亚洲是当之无愧的霸主。

  随后的时间内,由于政治等原因,整个世界足坛都出现了一段真空,中国足球也不例外。但是中国足球发展的步伐却没有停止过。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国家队曾集体去匈牙利留学,并与1958年回国,可惜冲击1958年世界杯决赛圈失败,打击不小。或许这应该算作中国足球在整个20世纪的第一大事,它背后的深远意义,绝不仅仅是第一次整支国家队出国留学,第一次出现外籍国家队主帅这么简单。最重要的,是它为中国培养了第一批现代足球的骨干,李凤楼、陈成达、年维泗这批人,日后不但成为国家队主力,更长时期地占据中国足球的统治地位,他们自身的素质,能力,魄力在此后几十年里直接影响着中国足球的发展,主宰着中国足球的命运。而他们言传身教出的后代,无论是在当球员,当教练还是主管领导工作方面都深深带有前辈的烙印,因此,这批人成为近代中国足球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是我们今天所提及的真正意义上的中国足球之根源。然而,这批自我定位接近欧洲二流水平的球员所组成的国家队,第一次冲击世界杯入场券,即败在印尼队脚下,似乎是个不祥的信号,预示着此后中国足球一系列的失败。

  其后的时间内,是漫长的十年“文革动乱”,在一个“政治第一”的年代,足球无疑被禁止了。改革开放之后,苏永舜率领中国队冲击1982世界杯决赛圈失败。这是中国足球长期封闭,重返国际足联后首次冲击世界杯出线权,实质上它是中国足球现代史的开端。它是中国足球与外界第一次全方位的碰撞与较量,使中国人第一意识到现代足球的残酷,初步接触到以主客场为代表的国际足坛的通行赛制。整个过程经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传遍整个中国,为中国培养出第一批看九寸黑白电视,读八分钱一份足球报的球迷群体,中国足球史上第一次出现一球牵动亿万心的热潮,球星的概念开始形成,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口号,至今依然是中国足球几代人奋斗目标。此后,足球确立了中国第一运动的地位。从技术角度来看,由于对新西兰队的失败,导致中国足球开始向重硬朗,重力量,拼速度身高体能的模式转化,直至今日。

  1985年5月19日,由于中国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中主场败给了香港,失去出线权,在场球迷情绪激昂,气愤难平,无处发泄,进而演变成的街头爆乱。从此,中国足球不再孤立地被当作体育运动,而更多地从文化角度,被当作中国社会的一个窗口。国家队主教练曾雪麟引咎辞职,不仅仅因为比赛的失败,更被当成安抚民族主义情绪,稳定社会的替罪羊。这意味着中国足球被赋予了沉重的社会使命,在这种背景下,保守风气逐渐弥漫了整个中国足坛。中国队在亚洲从极盛转向衰落,技战术风格从主动进攻演变为防守反击,逐渐向二流水平滑落。

  1988年的奥运会和1990年的世界杯,中国队插肩而过,因为了两个“黑色三分钟”。进入现代足球的中国队,抓住东西亚分治,不必硬碰主要对手韩国队的历史机遇,第一次从真正意义上冲出了亚洲。但中国足球却未能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从而使自身有质的飞跃,因此进军奥运并未带来太多的影响。反倒是次年的世界杯预选赛所带来的冲击与反响要强烈得多,中国队两次在领先的有利形势下,两次在终场前三分钟内连失两球,痛失冲出去的历史良机。尽管又一次失败,但这种极度戏剧性的结果,使足球在中国社会受关注的程度又达到了空前的高峰。

  痛定思痛,痛何如哉?中国79年开始改革,开始对外开放,但足球上与“洋教头”的“再一次亲密接触”却一直等到了90年代。1992年,谋求开拓发展的中国队将施拉普纳请来了,但是冲击1994年世界杯决赛圈又再次的失败了。施拉普纳成为第一任来华执教的国家队主帅,他在中国不到两年的短短时期,是中国足球由专业化向职业化过渡的分水岭。虽然施拉普纳率队打出亚洲杯季军的成绩,也给中国队带来足球发达地区的部份理念,但限于他自身的水平与中国的实际国情,导致中国队失败的必然结果。施拉普纳之后引发了继续引进洋教练还是仍由中国人出任国家队主帅的争论,随着中国足球与国际的接轨,这种争议已不复存在。

  职业化联赛之前的格局是辽宁的一统天下,作为中国足球第一大省,辽宁建立了1984年到1993年十连冠军王朝。实际上,东北足球早在50年代已居中国前列,但直至80年代初,以李应发为代表的辽宁队,才逐渐确立了辽宁足球在中国无可撼动的霸主定位。他们以每年夺一冠的方式,建立起十连冠王朝,其中包括代表中国最高水平的全运会,全国甲级联赛,足协杯冠军称号,和迄今为止中国球队唯一所获的洲际冠军亚俱杯。甚至在今天,职业联赛七年五夺冠的大连队,仍然带有当初的影子。辽宁足球成为中国足球最大的组成部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中国足球的辉煌与失落。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全面启动,这意味着中国足球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职业化本意是通过建立竞争机制,从而使球员完成“要我练”到“我要练”的良性转变。结果这一无心插柳之举使足球成为一项巨大的产业。但职业联赛又衍生出的一系列新问题,如假球黑哨,球员素质不升反降等等,随着投入的增加愈演愈烈,到了不可收拾,甚至使中国足球改革不下去的程度。与此同时中国球员外战中一系列拙劣的表现,终于使中国足球自我定位在亚洲二流上。

  1997年的戚务生,“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冲击世界杯力不从,所以惨败大连金洲,国人继续失望。本土教练的水平使得中国队不得不再次寄望于外教,霍顿来了。这位曾经中国国家队和国奥队的主教练,花了中国足球两年时间和若干万美金的“英国绅士”终究没有经得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考验。他的“平行站位”、“长传冲吊”理念没有拯救得了中国队。我们的打法没有变数和套路,结果只能那样。可惜一代那么有潜力的队员和同他们的前辈一样被写入了失败者的史册。但是,和施拉普纳一起,他们的足球思想却大大的影响了中国足球。因此,中国足球坚定不移的走起了外教之路。

  也许,我们忽略了中国女足的诞生、发展和壮大,虽然从女足已经由1982年发展至今,但是女子足球在中国并不普及,仍然处在可有可无的从属地位,体制和思维方式仍然停留在专业体育时代,第一代女足球员仍然活跃在赛场上。只有在96奥运会,99世界杯上中国女足两度冲击冠军未果,屈居亚军之后,全国才掀起一定的女足热。

  现在,再一一看来,整个二十的历史里,中国足球给人更多的感觉是屈辱。并且在1986年至今,中国足球还衍生了一个名词“恐韩症”。这是中国媒体的独特发明,严格地说就是指中国队在韩国队屡战屡败,从而在心理上未战先怯,场面上不堪一击,进而从单纯的技不如人转变为人不如人。具体指的是世界杯预选赛,奥运会预选赛,亚洲杯,亚运会四大亚洲正式大赛上中国队对韩国20多年无一胜绩,特别是90年代以后,双方差距拉大,中国队连续三届奥运预选赛上被韩国队直接淘汰,从而使韩国队成为中国队的一面镜子。虽然击败过中国队的亚洲队很多,但韩国始终是一位特殊对手。没有哪一支外国队,在与中国队交手时比赛会被赋予如此特殊的意义,受到中国球迷与媒体的如此关注。

  一个寒冷的季节里,神奇教练“米卢”的来了,也许从这一天开始,中国足球的历史就开始改变了。2000年的亚洲杯,我们看到了面貌一新的中国队,流畅的配合和写在脸上的自信使我们激动了好一阵子。之后,虽然经历了“四国邀请赛”的怀疑,但米卢还是利用他游刃有余的指挥,将中国队送到了日韩。他在带来先进足球理论的同时,还用他的方式告诉了我们:足球应该快乐着!

  第一次进军日韩,也第一次参加了世界杯小组赛的分组。在巴西队、土耳其、和哥斯达黎加的合力围攻之下,中国队三战皆墨,结果让人失望之极。此后的时间内,中国足坛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反思。进入世界杯的快感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失落。不过,正如一些人所言,能进世界杯本身就是胜利。或许,这次突破就是中国足球发展的一个契机。

  2004年参加在本土举办的亚洲杯,一路杀进决赛,最终1:3不敌日本队,平了1984年创造的历史最佳战绩。

  2004年的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中,主场1:0胜科威特,客场1:0胜中国香港,主场4:0胜马来西亚,

  转折出现在客场对阵马来西亚的比赛当中,虽然最终1:0获胜,但是郑智在内的多名主力下场停赛,中国队陷入困境

  第五轮客场0:1负于科威特,两队积分相同,胜负关系相同,但中国队净胜球少两个。

  最后一轮中国队在主场7:0狂胜中国香港,但科威特6:1击败马来西亚,最终中国队以少一个进球数的劣势遗憾出局。

  2005年初,谢亚龙出任中国足协主席,随即聘请了上赛季深圳健力宝的冠军教头朱广沪。后者带领中国足球队参加了一系列热身赛,战绩不俗。其中0:0战平德国队以及获得东亚四强赛的冠军被认为是朱广沪威望的最高峰。

  2005年底,朱广沪带领中国足协在西班牙的拉练中表现糟糕,其也开始走下神坛。

  2006年,中国队参加亚洲杯预选赛,表现糟糕:主场2:0巴勒斯坦,客场1:2伊拉克,主场1:0新加坡,客场0:0新加坡,客场1:0巴勒斯坦,主场1:1伊拉克,勉强出线,朱广沪的帅位严重动摇。

  2007年,中国队在亚洲杯上表现一般,5:1马来西亚,2:2伊朗,0:3乌兹别克,最终未能出线,朱广沪也因此去职。

  2007年底,中国足协为备战即将到来的世界杯预选赛,聘请2005年率领大连队夺冠的福拉多出任国家队主教练,国奥队主帅杜伊科维奇担任总教练。中国队在两回合比赛中击败缅甸,进军第三阶段小组赛。年底的东亚四强赛,中国获得第三,但是粗野的作风遭到了其他球队的诟病。

  2008年,中国队在小组赛中表现糟糕,期间还爆发了两主帅不合,主帅与球员,足协不合的丑闻,中国队在比赛中1:1伊拉克,0:0澳大利亚,0:0卡塔尔,0:1卡塔尔,0:2伊拉克,1:0澳大利亚,最终位列小组倒数第一,最终出局,创造了中国队出战世界杯预选赛的最差战绩。福拉多和杜伊先后从国家队去职。

  在随后的美国女足世界杯上,中国队1:0加纳,0:0澳大利亚,1:0俄罗斯,小组第一出现,8强战中中国队0:1惜败于加拿大,此后,一批老玫瑰宣布退役。

  马良行被解职,山东鲁能青年队主教练张海涛接任。中国队顺利获得奥运会资格。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国队0:8德国,1:1墨西哥,小组未能出现,创造了历史上的耻辱。随后,张海涛被解职,助理教练王海鸣出任代理主教练。

  2005年初的阿尔加夫杯上,中国队表现不佳,名列倒数第二,率领武汉队打出7连胜的裴恩才被足协聘请为主教练。

  随后的东亚四强赛上,中国队一平两负一球未进,名列倒数第一,随后的十运会上,裴恩才宣布辞职。马良行被请回担任主教练

  年底的亚运会上,中国队在16强比赛中意外的输给日本队,这场比赛之后马良行和足协官员发生冲突。

  2007年初,“袁帆事件”爆发,马良行称病去职,曾担任瑞典女足主帅的多曼斯基出任主教练。

  当年的女足世界杯上,中国队打进8强,遗憾负于挪威队。随后中国足协有意以未完成世界杯指标在续约上压价,多曼斯基一怒之下离开。中国足协随后聘请法国教头伊丽莎白担任主教练。

  2008年初,多曼斯基和领队张建强之间爆发严重冲突,最终选择辞职。老帅商瑞华接任。并率领女足在世界杯小组赛打出非常漂亮的战绩,遗憾的是在8强战中再次负于日本队。奥运会结束商瑞华离职回地方队,主教练暂时空缺。

  陕西国力爆发假球传闻,当年的功勋教头卡洛斯的到来也未能扭转这一局面。王珀开始进入足球圈。

  联赛最后一轮爆发丑闻,由于积分计算的失误,重庆队最后一轮竟然需要输球才能进中超,结果虽然重庆输球,然而天津队把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里,他们击败上海国际,成功上岸,同时也间接帮助1:4惨败给深圳的上海申花惊险夺冠。

  随后红塔集团突然宣布退出,球队和一线万转让给了尹明善的力帆集团。而降级的原力帆队专卖给了湖南湘军俱乐部。

  帮助冠城保级的徐弘因为在足协杯中击败实际意义上的东家大连实德,被徐明勒令下课,老帅高惠辰上任。

  沈阳金德爆发假球以及合同丑闻,表现出色的几名年轻队员张烈,张可等由于拒绝与俱乐部续约,被俱乐部封杀。

  最大的新闻来自深圳,时任健力宝集团老总张海由于非法挪用公款以及“造系”等问题被逮捕,球队随即陷入到长期的经济危机中。虽然在朱广沪的率领下球队抗住3个月没工资的困境最终神奇夺冠,但是深足从此沦为保级球队。

  同时在北京和沈阳,大连和沈阳的比赛中京、连两队因不满裁判宣布退赛,被足协罚掉3分。后来7大俱乐部的投资方组成G7集团号称与足协进行对抗,最终不了了之。

  深圳俱乐部发生内乱,迟尚斌,杨塞新以打击深圳队“球霸”为名向足协申诉,但最终撤诉。

  在亚冠联赛中,深圳队杀入半决赛,输给了艾因队。山东杀入8强,惨败给伊蒂哈德。

  大连队在主教练福拉多的率领下重夺中超冠军和足协杯冠军,以八次联赛冠军笑傲群雄。

  耶利奇以21球成为中超射手王,打破顶级联赛进球纪录,但赛季结束他并未获得新合同。

  中甲联赛进行了一轮,主场移至哈尔滨的国力队因为欠薪被中国足协取消了注册资格。

  大连长波也被剥离,球队被王珀盘下,合并了西藏惠通路华和山西队的球员组建了山西路虎俱乐部。

  上海和大连在亚冠联赛当中表现一般,前者止步8强,后者小组未出现,有趣的是两队均摆在了最后的冠军全北现代手下。

  中乙北理工足球队和哈尔滨毅腾升级,前者成为中国职业联赛中第一支大学生足球队。

  英国的谢菲尔德联队注资成都五牛俱乐部,后者成为中超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外资俱乐部。

  朱骏再次出手,买下了上海申花俱乐部,将上海联城和上海申花合并成新的上海申花俱乐部。

  山西路虎主场移至呼和浩特,球队在赛季中端由于欠薪球员宣布罢赛,足协罚分6分,球队随即宣布解散。

  中乙联赛上海东亚俱乐部升级,成为职业联赛史上平均年龄最小的球队。同时升级的还有四川队和安徽九华山。

  中甲联赛哈尔滨毅腾主场移至烟台,更名烟台毅腾飓风。上海七斗星被中邦集团买下,主场移至无锡。

  江苏舜天在中甲联赛中一骑绝尘,创纪录的提前7轮冲超成功,时隔14年重返顶级联赛。

  中国唐代就出现“足球”的竞技比赛,当时叫“蹴鞠”。现代足球起源于英国,随后风靡世界。由于足球运动的快速发展,国际比赛也随之出现。1896年雅典奥运会举行时,足球就列为正式比赛项目,丹麦以9:0大胜希腊,成为奥运会第一个足球冠军。因为奥运会不允许职业运动员参加,到了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足球比赛已无法持续。 1928年奥运会结束后,FIFA召开代表会议,一致通过决议,举办四年一次的世界足球锦标赛。这对于世界足球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和提高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最初这个新的足球大赛称为“世界足球锦标赛”。1956年,FIFA在卢森堡召开的会议上,决定易名为“雷米特杯赛”。这是为表彰前国际足联主席法国人雷米特为足球运动所作出的成就。雷米特担任国际足联主席33年(1921-1954年),是世界足球锦标赛的发起者和组织者。后来,有人建议将两个名字联起来,称为“世界足球锦标赛——雷米特杯”。于是,在赫尔辛基会议上决定更名为“世界足球锦标赛——雷米特杯”,简称“世界杯”。 第1届 1930年乌拉圭世界杯 本届杯赛没有预选赛,只有13支国家队报名参赛,两个南美国家乌拉圭和阿根廷携手进入决赛。乌拉圭国家足球队成为第一个世界杯冠军。 第一届世界杯足球赛为世界足球运动开创了一个新纪元。

  展开全部现代足球的鼻祖是英格兰,但是足球的故乡却是在咱们中国。众所周知,我国很早以前就有用脚踢球的活动了,只是那时侯不叫踢足球,而叫“蹴鞠”或“塌鞠”,踢法当然也就和现代足球不同了。

  蹴鞠这项活动其实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了,最早的说法见《战国策.齐策》:临富甚福而实...塌鞠(中间略去文字若干)。到了汉代,由于社会经济的繁荣,蹴鞠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几乎是万人空巷。而且蹴鞠成了宫廷的主要体育活动。高祖刘邦的老爸初入皇宫时,曾因没有球踢而一直闷闷不乐。后来邦哥特意为他老爸建造了“新丰宫”(估计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官方的足球场),于是太上皇就可以和家乡的人一起蹴鞠取乐也,真幸福!这样的环境,造就了汉武帝、汉成帝这样的帝王球星,另外,蹴鞠还成了军队训练的内容之一。

  唐代是蹴鞠的鼎盛时期。比起汉代,此时的蹴鞠又有了新的发明创造。首先是“充气球”的出现,再次是球门的发明。其时的球门分为两种,一是球场内设置两个球门,两端个一个,A打B的门,B打A的门,运动量大,竞技性比较强,类似现代足球;另一种是在球场的中央设置球门,AB双方共享,球门高,进口小,估计只有拔丝疼那样的才会进得去。另外,还有不同球门的踢法,种类很多,有一人自踢,两人对踢,还有多人花样踢法。当时,唐代的MM们玩的一般都是非对抗性的蹴鞠,她们也就成了世界上最早的女足球员了。

  到了宋代,两个球门的踢法已经不见了,主要流行一个球门或是不用球门。这种方式运动量不大,然,技术性和娱乐性都增强了。踢法是:先由A队球头踢球过门(门高估计三丈高、一尺宽),B队球员得球后,传给自己的球头,由球头射门,把球踢过门去为胜。

  到了明清,连一个球门的蹴鞠也不见了,只剩下不用球门的玩法。值得一提的是,清代由于民族风俗的关系,十分喜欢在冰上蹴鞠(最早的冰球运动)。玩时分为两队,每队数十人,球掷起后,两队争踢,以球在自己本方队员的脚下传递为乐。这个有点像我们玩球时的倒脚,只是我们是几个人传递,中间一人抢,通常都是累他个半死方罢休。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长期以来一直在争取在亚洲地区获得锦标,最近一次的努力是在2004年亚洲杯获得了亚军。他们在第一次世界杯上的亮相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但是输掉了全部三场比赛且失九球不入球,仅因沙特阿拉伯国家足球队于另一小组输掉了全部三场比赛且失12球不入球,免于在32强包尾。中国国家队始创于1924年,在1931年加入国际足球联合会,1958年退出,并在1979年重新加入。

  足球运动在中国较受欢迎,因此国家队取得的任何成绩和胜利都会被认为是国家的骄傲。大约有3千万观众收看了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里中国参加的比赛。收看2004年亚洲杯足球赛决赛的观众甚至超过了这个数字。

  2005年,中国赢得了2005年东亚足球锦标赛的男子冠军和澳门东亚运的男子足球项目金牌(东亚运动会男子足球项目非FIFA之A级赛)。

  理查德·艾佛里先生从70年代初,就与中国足球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支持和帮助中国加入亚足联、国际足联,到代表IMG和ISL与中国足协精诚合作,投资中国职业联赛、包装“中国之队”,一直到推荐和聘任米卢作为中国队主帅,他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目睹了中国足球20年的发展历史!”在北京寓所,艾佛里先生充满自豪地告诉记者。然而,对于个人所做的工作,他却不愿多谈。在记者“三顾茅庐”之后,考虑到向中国球迷从另一个角度回顾中国足球发展的历史,艾佛里才最终答应采访,从而打开了尘封了20多年的珍贵记忆……

  27年前,中国成功加入亚足联后,周恩来总理委托当时中国驻伊朗大使正式宴请我,以表示感谢……

  七十年代初,随着中、美关系解冻和中、日建交,中国进入国际社会的条件日趋成熟。在1974年的德黑兰亚运会前夕,中国成功地加入了亚运会联合会(ASIANGAMESFEDERATION),也就是现在的亚洲奥委会(ASIANOLYMPICCOMMITTEE)。

  然而,当中国代表团抵达德黑兰后,问题却出现了:由于中国还不是亚足联的正式成员,他们无法在亚运会中参加足球项目的比赛!为了及时接纳中国,亚足联紧急召开会议。而为了防止当时的台湾当局前来搅局,伊朗方面甚至拒绝给他们的代表签证。也就是与此同时,当时担任本届亚运会组委会副主任的艾佛里结识了中国代表团联络人何振梁先生。

  “亚足联召开会议前一天,何振梁先生急匆匆地给我打来电话,‘我在酒店的大堂见到了台北的代表,这个人很可能是前来搅局的!’要知道,当时的伊朗国王和许多亚洲国家的领导人一样,都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中国的唯一代表加入国际社会,因此,我们的态度非常明确:一定要保证大会顺利进行,让中国早日加入亚足联!”

  “第二天上午九点亚足联召开接纳中国的会议,而我也在九点在大门外恭候台湾代表。我早就想好了做法,就是:嘴上欢迎,暗中抵制。于是我一边热情地说些‘见到您非常高兴、欢迎’之类的客套话,一边以‘没有大会颁发的安全证件不能入内’为由坚决拒绝他进入会场。”

  艾佛里的拖延战术开始奏效。无奈之下,台湾代表提出了补办证件,这正中艾佛里的下怀。他开着汽车载着台湾代表在德黑兰的大街上整整“兜风”了一个半小时!而在此同时,亚足联大会已经顺利结束,会议以一票多数通过接纳中国为正式成员,中国足球庄严地进入了亚洲大家庭!

  “这是我的‘中国缘’的最初起点。令我异常惊喜的是,中国成功加入亚足联后,周恩来总理特意委托当时的中国驻伊朗大使正式宴请我,以表示感谢。”

  1979年,一个“神秘”的电话使我有幸见到了中国领导人,亲身感受了“体育外交”的巨大魅力……

  同志一生喜爱足球,而寓外交于体育之中,更是中国领导人的聪明之举。中、美建交的“乒乓外交”就是中国体育外交的光辉典范。在1974年,同志曾在北京分别接见塞拉内昂和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足球代表队。

  1979年,在香港创办了IMG亚洲分部的艾佛里迎接美国拳王默罕穆德·阿里来到香港,并准备陪同阿里前往北京访问。

  “你知道,当时香港到北京之间还没有直通航线,我们必须经由广州前往北京。”艾佛里先生兴致勃勃地回忆说,当时由于正是冬天,刚下过了大雪,因此我们的航班被取消了。这样,眼看着北京之行就要泡汤了。

  “我们只好在住了下来。”时隔22年,艾佛里先生仍能清晰地记忆起他们当时下榻的是“东风宾馆”。“第二天,我突然接到了中国体委一位老朋友的‘神秘’电话:‘理查德,我们诚恳地建议你们能够来北京,有一位重要人物想见你们’”。

  “当时,我还不理解先生接见我们的真正寓意。我记得他谈笑风生,谈吐轻松而且诙谐,气氛非常愉快。”艾佛里感慨地表示,“事后多年,我才明白了中国领导人的高明用意:原来先生是通过拳王阿里向美国政府传达一个重要信息:中国希望同美国建立良好关系,中、美关系对整个世界的和平和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在1976年蒙特利尔国际足联代表大会上,我发表了措辞尖锐的讲话:“不让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国加入国际足坛,那不是很荒谬吗?”

  “加入亚足联,是中国重返国际足坛的第一步。为什么叫重返呢?”艾佛里先生接着回顾起了中国足球的整个历程。

  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早在1931年就加入了国际足联,1952年国际足联继续承认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为会员。但到了1954年,当时的国际足联公然违背章程,接受所谓“中华民国足球协会”为会员。为了表示严正抗议,中国中华体育总会在1958年宣布退出国际足联。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期间,国际足联举行代表大会,这是我们向国际足联表明支持中国恢复席位的有利时机。”艾佛里先生回忆说,当时,他代表亚足联和伊朗足协,发表了措辞极为尖锐的讲话。

  “为什么我还可以代表亚足联讲话呢?因为我是英国人嘛,英语当然讲得流利啦!”艾佛里先生笑着回忆。由于此时他已经有了“中国情结”,他在讲话中的语气、用词也就格外立场鲜明。

  “我当时大声疾呼:即使仅从发展足球的角度看,中国台北和中国也不具有可比性。台湾只是一个小岛,足球一点也不普及,而中国有8亿人口,足球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

  艾佛里的讲话对在不少对中国缺乏认识的国家代表中引起了反响。当时的国际足联首脑阿维兰热明确表示:支持中国重返国际足联!

  在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期间,国际足联在布宜诺斯艾丽斯举行大会,亚足联再次提出了要求接纳中国为国际足联成员的动议。由于中国的支持者与日俱增,国际足联最终通过决议:根据一国一个协会的原则,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足球协会最有资格代表中国,并授权执委会贯彻执行这一决议。1979年10月13日,国际足联执委会通过决议,重新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协会为会员,要求台湾的足球协会改名为“中国台北足球协会”,并不得使用前“中华民国”的任何标志。这一决议于1980年7月7日国际足联四十二届代表大会上得到批准。中国足球从此跻身世界足坛,开始了冲击世界杯的漫漫征程!

  许放先生英语表达能力惊人,在有关IMG赞助中国职业联赛的谈判中,他总是对我说,“理查德,我们又碰到了一个棘手问题(KNOTTYPROBLEM)”……

  作为IMG亚洲部的创始人,艾佛里先生的“中国情结”使他从一开始就将目光投向了这片广袤、生机无限的土地。从1974年第一次访问中国,他的无数次中国之行也使他深刻体会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作用和巨大成就。

  “足球职业化是世界潮流,中国足协的领导人明智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的做法在当时是有超前性的。”在有关中国足球联赛的商业赞助谈判中,艾佛里和中国足协当时的领导人王俊生、许放、张吉龙打了无数次交道。

  “应当说,中国足协的领导人是非常聪明的,他们的工作是非常有效的。没有他们的大力合作,就不会有我们的商业赞助,也就没有了后来蓬勃发展的职业联赛。”

  艾佛里对当时的中国足协副主席许放印象极深,“许放先生谈判能力高超,英语流利,而且他懂得很多英国人都不一定掌握的巧妙用语。例如,当我们谈判陷入僵局时,他就对我说,‘理查德,我们又碰到了一个棘手问题(KNOTTYPROBLEM),让我们来想办法解决它吧!”

  IMG的鼎力合作,从某种程度上帮助了中国的职业足球联赛顺利进行。1999年,艾佛里先生又转而加入了ISL,亲自参与了“中国之队”的包装赞助。同年,他又代表ISL与中国足协合作,完成了一件有可能是当年最重要的工作:成功地为中国队引进了世界名帅米卢。

  “20多年前,中国能否重回国际足联还是一个争论;可是现在,无论亚足联和国际足联的领导人都多次访问中国,无数国外球员和教练来中国发展,更令人激动的是中国获得了2008举办奥运会的资格!”提到中国足球的进步,艾佛里兴奋不已。

  “你还记得你为国际足联杂志(FIFAMAGAZINE)写的那篇关于中国队的稿子吗?”艾佛里问我。

  “博拉看到杂志上有关自己的文章和照片后,兴奋地到处‘吹嘘’,我上了国际足联杂志!”

  “哈哈,那我明天要给米卢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就是那篇文章的作者,让他请我的饭!”

  艾佛里接着又严肃地表示,“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从中也可以看出国际社会对中国足球的关注与日俱增。”

  中国队成功出线后,米卢告诉困惑不解的老友艾佛里,“知道为什么中国队在两个月中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吗……”

  艾佛里时刻关注着中国国家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上的表现。而对于他的老友米卢,他也和中国的球迷一样充满了迷惑。在10月7日中国队提前两轮出线的当晚,他专门打电话给米卢追问,“博拉,你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中国队有戏了?要知道,在仅仅两个月前,在5月20日,广州的球迷还在中国对柬埔寨的比赛结束后高呼‘米卢下课’?”

  电话那边,他的那位老朋友狡黠地笑了,“态度决定一切!”艾佛里又听到了米卢的这句名言。

  为了找到答案,艾佛里在10月13日飞往沈阳,亲自观看中国队迎战卡塔尔的比赛。在那里,他找到了真正的答案。

  看台上人山人海、呐喊声仿佛海啸一般响彻天空。艾佛里告诉记者,作为来自“现代足球鼻祖”英国的球迷,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壮观和声势浩大的场面。“中国球迷的热情深深感染了我,并使我对中国足球市场更加充满了信心!”

  艾佛里在比赛前后看望了老友米卢和中国国家队,国家队上下表现出的和谐、团结的热烈气氛让他感动。“要知道,对于一个像足球这样的集体项目来说,这种团结力量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队能在长达44年冲击失败后,能在世界杯预选赛上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

  同时,艾佛里对于老友米卢也寄予了更大的期望,“我当然希望博拉能继续率领中国队参加世界杯决赛,创造新的奇迹,给中国球迷带来新的惊喜。”

  在ISL今年宣布破产后,艾佛里先生加入了美铭-中体公司,并成为了该公司的副总裁。他目前的想法仍然是继续赞助和包装“中国之队”,为中国的足球发展做出努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